安度时间

失联中

【骸受相关④】云骸——不可缺的你与时光〔下〕.终章

*如果,我遇见你早那么几年,我定会视如珍宝护你周全。

如果,我们的相遇不是那么带有仇恨气息,我们是不是能比现在袒露得更多,会比现在过得更好。

如果,不是我过于冷漠,你付出更多,我们现在的局面是不是不会像现在这样,无法言说,阴阳两隔。

如果……

可是没有如果。

*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很久很久以后。

久到沢田纲吉退位隐居日本。

久到云雀恭弥和屋里的樱花开败几十个轮回。

久到所有曾经的人已经满头白发。

久到所有的人已经踏入垂暮年华。

已经老去的云雀恭弥,孤独地看着盛开的正艳的樱花。

依稀记得那是很久以前,六道骸还在的时候,一起亲手种下。

他笑着说,要和自己一起,在白发遍布...

【骸受相关⑤】云骸——圣诞〔圣诞贺文〕

*Hibary kyoya X Rokudo mukuro

*背景:十年后

*此为圣诞贺文。

*大量吐槽混入。

*多篇BE后难得的HE。

冬天冷冽的风难得变得温柔起来,街道上已经被装饰着红色的饰品,风带起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商店上挂着[Merry christmas]的横幅,立着和蔼的圣诞老人像。男男女女都带上了小巧可爱的圣诞帽,手挽着手,脸上洋溢着甜蜜的微笑,街道上拥挤地可怕。

六道骸伫立在人群之中,安静地看着人群,仿佛在享受节日的气氛。

“woc我记得这里是天朝不过圣诞节的啊!难道我来错了吗!”

↑=_=骸君你没来错地方但请你注意下你的形象啊啊啊啊已经严重ooc了你造吗...

【骸受相关④】云骸——不可缺的你与时光〔中〕Part.2

*20xx年4月28日

还有七天就是恭弥的生日了,我是应该送一个巨型的云豆还是陪他一起征服世界呢?

PS:恭弥今天又被聚会的女人围起来了,真有女人缘啊。

*20xx年5月5日

今天是恭弥的生日呢,彭格列他们还没等庆祝就被咬杀了一顿,那个蠢样好有趣。

送给恭弥礼物的时候,他竟然给了我一盒巧克力,
是我最喜欢的口味。

好幸福。

*20xx年6月9日

今天是我的生日呢,很期待恭弥会送什么礼物给我。

结果一大早就被恭弥拉起来说什么去做任务,根本不管我是否愿意就把我拖到机场。

我们去的是西西里岛,起初我还不知道恭弥是否这真的要去做任务。

到了他在西西里岛的基地,才发现,一切都被精心装...

【骸受相关④】云骸——不可缺的你与时光〔中〕Part.1

如果后悔能够挽回一切,云雀恭弥一定会像六道骸一样,陪他走遍轮回的孤独的路。

云雀恭弥依稀记得,六道骸曾经在他工作的时候问过,如果轮回的路孤单而又盲目,你会不会陪我走完这条路?

眼睛里闪烁的希冀的微光,他就这么专注地看着云雀恭弥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或许是觉得这个问题过于无稽突兀,云雀恭弥只是草草冷淡地回了一句,不会。随即低下头继续忙他的事务。

明明是过于敷衍的态度,六道骸眼中的微光却忽的黯淡,闷闷不乐的趴在云雀恭弥的面前。

“恭弥你好让人伤心啊,我陪你去过这么多地方最后连一条路都不肯陪我走。”

“吵死了。”

“呜啊恭弥你是在嫌弃我吗QAQ?”

“再吵把你丢出去。”

“QAQ”...

【骸受相关④】云骸——不可缺的你与时光〔上〕

*CP:Hibary kyoya &Rokudo mukuro

*年龄:成年向。

*十年后设定。

*云骸/all骸设定。

*六道骸死亡向设定,不喜勿入。

*部分私设注意。

*文不对题系列。

并盛的天空带有独特的安静与芬芳,天空一隅卷起的云与雾,舒适的漂浮翻卷,似乎没有崩离的预兆。

阳光不留余力地照耀,风却轻柔地刚好。

空气中飘散着樱花的芬芳。

云雀恭弥放缓了前行的脚步,享受着他最爱的并盛的安宁与美好。

黑色短发染上阳光的金黄,尖锐的眼角也变得似是温柔。

不经意地来到废弃许久的黑曜乐园。

皮鞋在水泥道路上发出单调的声响,禁欲系的黑色西装在风中翻飞。

在一瞬间突...

【骸受相关③】迪骸——疼痛

-照耀的阳光背影与你。

*如同西西里阳光的温暖短发,被阳光定格的剪影。

温暖的要灼伤皮表及上的冰冷阳光。

像阳光般耀眼的我爱的人啊。

*

-疼痛与爱并存。

*妖艳的脸上镀上的丑陋伤疤。

白皙的皮肤上绽开的鲜艳的嫩肉。

以疼痛为中心的感觉蔓延。

漂亮的鲜红色的血反复流淌荡出诡异纹路。

你知道我受伤。

却从没问过我疼不疼。

*若这疼痛是你施加与我。

我愿承受。

*你的爱永远和疼痛与共。

*

-你施与的温柔。

*你会笑。

你笑时总会无意识的摸头。

撩起一个傻傻的弧度。

我说你别笑了看着太蠢。

但我唯独没说很温柔。

怎么说呢,像某个下午转角咖啡店里被暖黄渲染...

【骸受相关②】纲骸——无能

冰冷的水内,细瘦的人。

随意飘动的蓝色发丝。

被冰冷的锁链束缚。

交缠着的铁管。

彭格列十代雾之守护者

——六道骸。

沢田纲吉紧紧靠着水牢冰冷的玻璃。

温柔注视着面前的人。

他最爱的六道骸。

整整十年,重复往复。

他只能隔着这块玻璃,以最温柔的视线注视着自己的爱人。

六道骸从来不知道,沢田纲吉曾以这种最接近的方式来感受他。

感受他微不可及的心跳。

沢田纲吉很喜欢这种方式来看着他,而不是依靠幻觉。

至少多了一份真实感。

不像幻术。

弥漫的雾气下一片虚假。

或许也少了一份罪恶感。

他知道,这份罪恶感源于什么。

源于他的无能。

十年,整整十年。

他拼命繁荣起

【骸受相关①】云骸——剖心拆骨



六道骸爱云雀恭弥。

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
云雀恭弥要结婚了。

对象不是六道骸。


檀木桌子上,一张喜帖端正的摆放着。

边角纹着烫金花纹。

鲜红的颜色尤为刺眼。

六道骸知道那是谁送来的,也知道上面印着的名字是谁。

但他不想看。

库洛姆看着六道骸死死的盯着那张喜帖,忍不住开口:“骸大人,如果您不想去的话可以不去。”

“kufufu,我为什么不想去呢?”六道骸依旧轻佻的笑。

“可是您毕竟爱了云守大人十年,就这么放弃……”库洛姆有些不甘的反驳。

“爱他十年又怎样,还不是说散就散。”

“既然要散,何不散的彻彻底底。”别让我留一点感情。

库洛姆沉默了,她没有恋爱过,她不懂她的骸大人是以什么心情来放弃。

但...

© 安度时间 | Powered by LOFTER